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注册帐号 忘记密码?

环球旅游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旅行攻略 > 环球美食 >

那些“不适合游客”的重庆美食

时间:2013-06-02 10:00来源:nytimes 作者:SETH KUGEL 点击:


那些“不适合游客”的重庆美食

道观老君洞栖息在重庆附近的山上,俯瞰这座雾蒙蒙的大城市。我们从那里开车下山的路上,我努力向我的主人,当地一家杂志的编辑央央,解释周日晚上我想在哪种餐馆用餐。

 

它一定要便宜,没有英语菜单,或许位于一个破破烂烂的街区,供应本地食物,按照本地人的口味调味。

“我知道几个这样的地方,”她说,“但是它们不适合游客用餐。”

 

“是的!”我喊道,“太好了!带我去那个最不适合游客用餐的地方。”

 

几个小时之后,我坐在人行道上的一张桌子边,端着碗喝当地的山城啤酒,手上戴着塑料手套,把田螺从厚厚的花椒下面挖出来,再用牙签把肉从壳里挑出来。这个地方叫“杜老五”,在健康路上。在我看来,这个地方是餐厅;在央央看来,这是路边摊。菜单当然是中文的,所以我让央央点“那些最不适合游客吃的菜”。最后我们点了田螺(20元人民币,以6.15元人民币兑换1美元计,相当于3.25美元),还有小龙虾(38元人民币),它吃起来也同样麻烦,同样把桌面弄得一片狼藉。此外还有一道凉菜,叫“鱼腥草”,意思是“有鱼腥味的草”,它的味道也的确如此。央央点得太对了。

 

我和央央是通过Couchsurfing.org联系上的,她提出要免费接待我。旅行的时候我极少向人透露我是旅游作家,但是央央对我十分慷慨——邀请我参加她所在杂志的年会,请我和她的几个朋友吃昂贵的大餐(两次她都跟别人介绍说我是研究拉美文化的教授,这是我临时想出来的假身份)——所以我决定破一次例。

 

在我沿着长江向上游走的旅行即将结束的时候,我本计划去成都,它是重庆旁边的四川省省会,更适合游客旅游。但是我喜欢上了重庆,所以决定问问央央(她的真名叫蒋宇)她是否愿意利用她的专业知识从本地人的角度向我展示这个城市。她所在的杂志的英文名叫City Weekly(《渝报》——译注)。

 

重庆从本地人的角度看格外迷人:它大得吓人,就像是有人把曼哈顿的中心区放到了复印机上,然后向各个方向发送了100份;该市拥有差不多3000万人口,1997年从四川省分离了出来。这里污染得也很厉害。我去的时候是2月份,本该有美丽的蓝天,但是我一天也没有见到,从第一天起我的鼻孔就生疼。央央把我带到她认为风景优美的地方,但是在一片阴霾中,几乎看不见那几座幽灵般的建筑物(她的建议是4月或者5月份来,那时候雨水洗掉了雾霾,或者秋天来,但是不要在夏天来,因为那时候虽然空气清澈,却奇热难忍)。

 

在央央的帮助下,我能穿过雾霾,找到一些珍宝。周一早上,她带我去了四川美术学院,这是一所备受尊敬的大学。还远没看到校园的时候,你就能看到艺术生的练手之作。黄桷坪街两侧破旧的公寓楼和商业楼大都被好玩的(官方禁止的)街头艺术所覆盖:卡通猴子,黄绿迷彩图案——到处都是颜色的大爆炸。

 

校园也受到了同样的待遇。这里以前是兵工厂。央央带我去了坦克库B区,它曾是军事仓库,现在墙上画着变形虫似的、半地外生物样的怪物,每个怪物说着一个英语单词:“COME” “ON” “BABY” “YO”。但是最吸引游客的地方是坦克库区,这里经过重新装饰(还是街头艺术风格),有了新的用途,但是还保留着“文革”时期的标语,以及一辆真的坦克。假如你想悬挂在炮筒上,我可以向你保证它能承受190磅的重量。

 

当时寒假刚开始,所以不是所有的画廊都开门,但是央央带我去了一家,这家画廊的四壁、天花板和地板一片雪白,名叫“半闲”(没有英文名字,而是在一块黑色的招牌上印了两个红色的汉字)。里面优雅地展示着木雕和陶制人物,大都是汉朝的风格(公元前206年至公元220年)。

 

离开校园后,我们去了一家学生们经常去的店,它在黄桷坪122号。这家店的英文招牌上写着“喜马拉雅书店”,有些艺术书是英文的。这里也是省钱的好地方:无线网络,咖啡,甚至小吃都是免费的。店主是个艺术家,名叫刘景活,他似乎不在乎赚不赚钱。他跟我们一起沿着大街走了几个街区,到一家餐馆共进午餐。这家餐馆名叫“梯坎豆花”。我们坐在木头长凳上,桌子上有黑色的污渍,墙面非常脏。我们点的菜很快就上来了:豆花、肥肠、烧白和非常美味的蒸猪蹄,人均消费仅34元人民币。

 

大规模的建设使得重庆的老城区逐渐缩小,但央央还是尽可能安排我体验了传统文化。我们吃了一顿传统的早餐“小面”,就是5元人民币一碗的面条(城里随便什么地方的面摊上都有)。还去看了20世纪早期的一个法国海军驻地,此地曾被改造成一个茶馆,如今归私人所有。她甚至带我去了城里一处游客最常去的景点,它是为复原老重庆而建的,名叫“洪崖洞”,位于嘉陵江边,是个多层仿古建筑群。我得承认,这座传统建筑是个购物的好地方(在“民俗手工艺精品街”),也是个品尝美食的好地方(在“民俗美食街”;不要错过“八锅贴”的鲜肉锅贴饺子,12元人民币一份)。但是我更喜欢另一个仿古的地方:富侨连锁按摩店,这家店的内部采用传统装修。在这里,花80元人民币你能得到90分钟的全套按摩。

 

但是什么都赶不上山腰上的那座道观。央央需要去打几个电话,所以我把她留在了车里,买了一张10元的门票,在那几座令人印象深刻的建筑中间走了一圈,沿着山边的台阶上去,穿过一个山洞,经过几个石雕,到达一个颜色鲜亮的大殿,共有四层,屋檐上翘。

 

在一个比较矮的殿堂外面,我被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留着稀疏的山羊胡子的男人吸引住了。他的长发用一根木簪绾住。他坐在殿外的一张桌子旁边,和一群以年轻人为主的游客交谈。一个年轻男子用英语跟我打招呼——我在中国旅行时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他跟我解释说,那个男人也许是个道士,他在给人算命。那些想算命的人跪在殿里的圣坛前,晃动一个装着细长竹签的筒,直到其中一个掉出来,用这根签换一张签文,然后请这个道士解释这张签文(我后来得知这叫“求签”)。这个年轻男子同意做我的翻译。我算出来的命是:我应该打开心胸,用我的激情、细腻和诚实去打动我心爱的女人。

 

在第二个晚上,也就是我在重庆的最后一个晚上,我要尝尝重庆最著名的美食:火锅。据说它是为老重庆码头边的水手和码头工人开发出来的,火锅是一锅加热的油,加入变态的川椒以及让你舌头发麻的花椒。你从菜单上点生蔬菜和生肉,把它们放入油中煮熟,然后浸入麻酱料里,大口咀嚼。

 

我高兴地发现有两种吃火锅的地方:适合游客吃的,和不适合游客吃的。央央不仅知道我会选哪个,而且表示完全赞同:“不适合游客吃”的那种反复使用牛油脂而不是植物油做火锅的底料,甚至连一些当地人都觉得不卫生,但是央央说她的朋友们都喜欢油脂,不喜欢植物油。“口味和气味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她说。她还告诉我传统的餐馆很容易识别,因为它们闻起来就像一个巨大的油脂陷阱。

 

她带我去了一个名叫“朱妈老火锅”的餐馆(在清枫南路上,快到杜松路拐角的地方),顾客们坐在简单的木凳子上,围着一个白色的桌子,桌子中间挖空了,用来放火锅。光是那个锅看着就挺吓人的——就是那种你会用来舀水往城堡墙外的强盗们头上倒的那种大锅的缩小版。央央点了蔬菜、鲳鱼、鸭肠和猪肚,还有一种奇怪的副食,名叫“黄金饼”(这个不是用来浸到酱汁里吃的),跟糖霜肉桂特别像。

 

我毫无怨言地品尝了每一样东西,当央央快乐地宣布我有“一个重庆胃”的时候,我很高兴。实际上,你不让我吃猪肚和鸭肠我没意见。但是我意外地爱上了另一样东西:切成细丝的腰子肉,与新鲜的葱丝、姜丝和豆芽卷在一起,用牙签固定住。甚至当你把它从火锅中捞出来,把它浸泡在酱中,然后放入口中的时候,它还是滚烫的,而且又辣又麻。但是一旦你咬下去,一切都变了:豆芽嘎吱作响,小葱和姜丝的味道透过麻辣味爆发出来。

 

你能想象出它有多不适合游客,那它就有多不适合游客。



(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网注明"出处:×××"(非BCB.CN)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2、在本网的新闻页面或BBS上进行跟帖或发表言论者,文责自负。
3、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同本网联系。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热点图集
推荐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