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注册帐号 忘记密码?

环球旅游网

当前位置: 首页>正文

从阻力到动力

来源:腾讯 作者:isaac 点击:

直到17世纪,欧洲的人们也只能透过驿站来传递有限的书信。 James Gleick在《信息》一书中描绘了拿破仑·波拿巴在18世纪建造法国全境的“报塔”(Télégraphe)信息传递系统。 这套由法国人沙佩兄弟(Chappe)所设计的体系,实际上是每隔几十公里建造一座高塔,上面有可以旋转为不同角度的木制机械“手臂”,靠沙佩所发明的一套动作编码系统,相互传递多达千种不同含义。 这套系统在拿破仑时代得到了国家的巨大资助,在法国当时的所有边境地区的一些高地,直至巴黎,都建造了高达十数米的信号塔。 虽然这个体系差不多要每秒只能单向传送 0.2个字节,但是还是把拿破仑次子诞生的消息传播到了法国各地,可谓令人振奋。

但是不久的摩尔斯电报系统出现后,这些报塔马上沦为了废物,和破烂的风车一样无人问津。在欧洲大洋彼岸,林肯总统靠电报系统运筹帷幄,基本上在美国南北战争的中后期占据了绝对的通信优势,也塑造了现代战争的基本信息格局。

在中国,远程通信其实有先知先觉,秦长城便是一个范例。建造长城有三个功能:阻挡塞外的胡人、快速运送兵力、传递预警信息。所以长城每隔一段有一个烽火台,如果在一个烽火台的警哨发现有外敌的动静,就会点燃烽火,如此连续传递下去。建造者一定是希望能够利用此信号系统有效支援,集中力量防御外敌。

但是这只是想象的功能,虽然长城工程浩大,但是效力并不高。 从现代信息学角度来看,烽火台之间的数据传递速率只有大约每秒种0.003 比特(按照每个烽火台5分钟响应速度而算),而且没有办法容错;一旦误报,几乎没有办法收回前面的误传消息。也许正是如此,我们无法追溯任何有关古代秦长城的实际战事,长城也并没有帮助宋朝与明朝抵御外族的入侵。

历经法国报塔系统以及摩尔斯的电报技术后,欧美普遍认识到到通信的重要性,追求通信速度和质量,成为国家和社会进步的标志。 经济本身的结构是否合理,也可以从社会整体通信效能来衡量。 而通信的结果,则是大量信息的存储,以及知识创造的跟随。 根据IDC的报告,全球在2013年将存储和传播超过2000 Exabyte 字节(1 Exabyte = 10亿 G)的数据,超过我们已知宇宙的所有星星的数量。 数据的分享更加速了社会观念和科技领域的进步, 2012年发现的“上帝粒子”希格斯波色子就是一个典型的大数据和国际开放协作的结果。

令人惋惜的是,秦长城的信号系统没有得到实用也罢了,但城墙的防守部分,却深深印刻在中国人的思维逻辑中。和金字塔、吴哥窟的艺术特质不同,长城作为文化符号的一部分,一直存在于民族国家意志的隐喻中。所以人们仍然会沿袭类似的思维,那就是在与外交往中严加防范。秦长城没能阻挡入侵的敌人,也没有加快自我的通信,却更多限制了长城内外的交流。 这也正是二千年后中国的另一堵墙再次世界闻名的原因。

被外界称作防火长城(Great Firewall)的中国国家防火墙,在过去十几年间,阻滞了大量信息进出中国。 人们开始并不了解这个长城的存在,直到越来越多的“撞墙”经历,才让人们意识到中国的互联网与国外的不同。而防火长城的建造者之一方滨兴教授也浮出水面,他公开为自己的工作辩护,却也让世人更了解了当代长城的面貌。

防火长城起源自2000年前后,从早期的IP地址拦截,到中间阶段的连接重置(RESET),然后是域名污染,发展到如今的智能深度流量检测(DPI),技术和基础设施的投入规模远远超过中国各种村村通工程。当然了,这恰是一个不通的工程。很多网站在国际闻名遐迩,却天生无法在中国访问。 例如TED是一个非常有名的全球新知演讲平台,里面有各种领域的创见、成就以及知识的分享,但是唯独中国人无法自由浏览; IMDB是一个最全面的电影资料数据库,可以帮助影迷了解全世界各种传统和最新作品,也有很长时间不能访问;大部分台湾网站包括很多中华文化的档案(例如台湾的典藏计划)无法访问。 维基百科是全球最大的民间知识库,几乎每年都有几次大面积不能访问的记录。 若不是创始人吉米·威尔士亲自会晤北京主管官员来解释这个百科全书的重要价值,可能难逃推特、脸书、YouTube 相同的命运。

将信息视为洪水猛兽,这个出发点就不经推敲。离任的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主任、《数字化生存》作者尼葛洛庞蒂说:“创新来自于信息自由流动”,因为创新来自于不确定性,发进步的创新是无法在封锁的环境下达成的。常人未必需要理解每个字节生来都是平等的(All Bits Are Created Equal),但信息本身并非敌人,而是加速创新的原始能量。 作为工程学角度的方滨兴教授似乎无法明白这个道理,但他至少该知道人类历史上的所有创新,包括他所研究的通信专业,都源自于开放的思想边界。 防火长城的危害在中国是立现的:一方面,因为只要存在字节过滤,就会在某个时间点消灭了一些机遇和创新。 和抑郁症一样,这是一个负反馈,越自我封闭,越难以获得新知;另一方面,过滤信息的结果就是滋生大量的燥乱、冗余信息,令整体信息质量降低混乱,无法明辩真理,骗术得以横行,所以才会有IPV9这样的闹剧。

防火长城本身也要面临创新技术和自由思想的挑战。如今的防火长城,虽然仍然在衢衢运行,但人们已经对其鄙夷,防火长城的开发者从捕捉老鼠的猫变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至于草根网民,当然有各种翻墙的高招,甚至出现靠出国的方式来体验自由网络。而全球范围则有大量新的科技成果支持新一代自由网络,更不用说商业公司各种创新技术与新工具的爆发,在这种大格局下防火长城基本无法持续多久。 虽然说此防火长城很快变成形同虚设还为时过早,但其存在与消亡,也就在一个指尖,只看中国社会思维能力是否突破一个水平线。

2008年,我受大英博物馆的邀请在伦敦参加了一个研讨会。 当年正值最大规模秦兵马俑在博物馆展出,研讨会的主题就是“秦始皇的遗产”。 观众很多,台上还有《蒋介石传》与《虎头蛇尾:中国何从何去》的作者乔那森·冯毕(Jonathan Fenby),《西藏一年》的制片人孙淑云以及BBC的主持人约翰·斯诺(Jon Snow),台下恰好还有当时中国大使傅莹前排就座。 研讨会开始有点拘谨,但是后来几位中国问题学者都加入了激烈建设的辩论。 我们谈到了长城和防火长城的关系,秦始皇开启了中国两千年的标准的自上而下内部统治架构,今天还在发挥实际作用,这种架构让人们无法脱离思想束缚,最终妨碍了这个国家的进步。 保留长城古迹是为了理解这个教训,取消防火长城则是将阻力变成动力,有现实意义的。设想在全国互联网的主干出口,那么多曾经阻挡人们自由访问的海量计算服务器群,都可以转为帮助网络加速的用途,马上可以成为商业公司争抢的计算资源,不但方便国外网民采用中国的网络服务,还可以更多造福中国下几代网民,一个自由创新的国度可待。



(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网注明"出处:×××"(非BCB.CN)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2、在本网的新闻页面或BBS上进行跟帖或发表言论者,文责自负。
3、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同本网联系。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
  • 富士山

    富士山在日语中的意思是火山,它海拔3776米,面积为90.76平方公...

  • 藏布巴东瀑布群

    藏布巴东瀑布群实际为两个瀑布群。位于雅鲁藏布大峡谷西兴拉...

  • 北京白云观

    道教全真第一丛林——北京白云观位于北京西便门外,是道教全...

  • 齐云山

    齐云山位于黄山市西 33 公里处的休宁县境内,城西 15 公里,距...

  • 布达拉宫

    布达拉宫被称为世界屋脊明珠,它是拉萨乃至青藏高原的标志,...

  • 跃动的舞蹈--------宜宾燃面

    长江边长大的四川宜宾人 , 提到 " 四川燃面 " 四个字双眼立刻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