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注册帐号 忘记密码?

环球旅游网

昂山素季:地产和女领袖

时间:2013-04-09 15:12来源:ECO中文网 作者:终极奔跑者 点击:
光环已经从昂山素季的头上褪去,至少在阿莱昂村村民和僧侣的眼中如此。这位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在缅甸重新开始了她的从政生涯,本月早些时候,她表示支持在莱帕宕山附近的铜矿

光环已经从昂山素季的头上褪去,至少在阿莱昂村村民和僧侣的眼中如此。这位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在缅甸重新开始了她的从政生涯,本月早些时候,她表示支持在莱帕宕山附近的铜矿开发,早先这片土地被缅甸政府从农民手中没收得来。面对昂山的表态,村民们深感错愕、焦急。在此之前,政府一度强行压制了村民的抗议活动,去年12月,昂山素季答应针对征地项目展开调查,村民们多了一线希望。尽管最后,昂山素季为他们争取到了与市场价格相符的征地补偿,但她还是让村民们的希望破灭了:他们再也无法在这片土地上耕作、再也无法回到自己祖先的家园。

铜矿是由缅甸军方下属公司控股,与中国大型联合企业——北方工业公司合资投建的。这在很大程度上左右了昂山素季的决断。据报道,昂山素季在3月13日对村子的造访中向村民解释说:叫停铜矿项目可能会导致像中国这样的外国投资方“认为缅甸在经济上不值得信赖”。这样一来就会减少缅甸所急需的经济增长,她接着说道。

在国际投资者和国内贫困人群之间,昂山素季选择将前者的产权安全放在首位。这不由得让人想起18世纪英国的圈地运动,和19世纪对美国原住民的强制驱逐,而昂山素季此举,实际上支持的正是这样一种经济发展方法。反过来这也向经济学家们提出了一个重大问题:近几年来,谁曾将有保障的产权誉为经济增长至关重要的因素?哪一个群体的产权相对安全是否无关痛痒?

以上正是纽约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的经济学家泰拉·劳森-雷默近来的研究课题。她认为经济学家们倾向于对产权保障采取过分简单化的看法,认为只要外国投资者和本土上层人士的产权有保障,就意味着其他所有人的产权都有保障。最常见的用以衡量产权保障程度的指标包括政治风险服务集团(PRS Group)发布的“国际国家风险指南”(International Country Risk Guide)、美国智库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发布的“财政权指数”(property-rights index)和世界银行发布的“全球治理指标”(Worldwide Governance Indicators),所有这些指标都是通过调查外国投资者和国内上层人士的感受计算得出的,劳森-雷默指出。经济学家将产权的安全程度当作是衡量国家治理能力和法治状况的晴雨表。

然而,这样推算并不能反映所有居民的感受。劳森-雷默建立了另一个可选的产权指数,着重考虑少数群体的感受。指数选用了由马里兰大学编制的数据库,该数据库收集了那些处境堪忧的少数群体。符合“处境堪忧”条件的少数群体必须要不少于10万人,或总人数占到国家人口的1%,其他条件包括:正在遭受歧视,受到过往歧视的影响,或是支持为本群体争取更大权益的政治组织。指数关注了这些少数群体切实面临的经济风险,像土地遭没收、被强制迁居到别处等等。少数群体地产安全状况最糟糕的国家包括:布隆迪、伊拉克、以色列、苏丹、土耳其,对,还有缅甸。

外国投资者和本土上流社会投资者的产权安全与经济增长之间有着很强的相关关系。可是,当劳森-雷默试图寻找少数群体的产权安全与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时,发现二者并不存在关联。少数群体的产权安全与该国在联合国发展计划署“全球人类发展指数”(Human Development Index)上的排名也并无关系。保障少数群体的地产安全似乎并不能带来显著的经济增长。

这一研究结论有着重大的深层意义,或许并不为人所乐见。如果唯有上流群体有能力和途径动用资本,唯有上流群体可以更高效地运用资产,并且,如果像莱帕宕矿山所发生的那样,上流群体得到这些产权要以剥脱边缘群体的产权为代价,果真如此的话,越是保护阿莱昂村村民这类人群的产权,可能就越易减缓经济增长,劳森-雷默表示。如果国家不惜一切代价地渴求增长,也就意味着,国家可能会强化外国人士和上层人士的产权权益,必要时还会牺牲其他群体的权益。

究竟是我的还是你的

这样一来,问题就变成了如何补偿那些在交易中被亏欠的一方。更快的增长并不能带来回报:没有事实表明更高的经济增长能自动惠及弱势群体。国家收入的提高会给更多的人带来产权权益,但受益者并不是原先的资源所有者。理论上政府可以持续补偿那些群体所损失的产权权益,但实际上,找遍全球都极少有政府实打实地做到这一点,劳森-雷默表示。土地一旦到手,政府便不再有兴趣过问前任所有者的生活。为了补偿水电站坝工程中迁走的土著居民,巴西政府担负了高昂的社会支出,而这只是一个罕见的例外,劳森-雷默指出。

这正是昂山素季左右为难之处。允许铜矿继续开工可能会使缅甸在半个世纪的经济停滞之后重新走向增长,这将给境外投资者发出一个强有力的信号。但这可能会使地产原所有者陷入贫困,失去他们长期赖以生存的群体安全网络。更为公平合理的解决之道在于,赔付的市场价不仅要体现出土地的当前价值,也要体现出上层人士接手之后的潜在价值。这样,她的光环就有可能重现。



(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网注明"出处:×××"(非BCB.CN)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2、在本网的新闻页面或BBS上进行跟帖或发表言论者,文责自负。
3、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同本网联系。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