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注册帐号 忘记密码?

环球旅游网

当前位置: 首页>正文

政府,我要回监狱

来源:《南方周末》 作者:佚名 点击:

河南86岁的孙来有是个囚犯,偷过钱、扒过车,还强奸过未成年少女,半辈子五进五出监狱,在狱中度过43年。没技术、没土地、没户籍、没“单位”,每一次出狱,他都面对着一个剧变之后无法适应的新时代。于是到该出狱时,他哭闹着不愿离开。

出狱那天,孙来有在被送往漯河市敬老院路上,哭嚎了一路,他说自己又高兴又难过。这位86岁的老囚犯,从31岁第一次被收监起,大半辈子都在监狱渡过。没技术、没土地、没户籍、没“单位”。每一次出狱入狱,他都面对着一个剧变之后、他无法适应的新时代。

十四监区是河南省第三监狱最特殊的一个监区。这儿关押着一群老年罪犯,施以有别于普通犯人的管理。监狱安装有可供老年犯上下楼的电梯,也便于运送餐车、护送病人、扶老年犯下楼晒太阳;监区配备有洗衣机、太阳能,方便年老体弱者洗衣服、洗澡。

下象棋是老年犯平时最主要的娱乐活动。目前,十四监区关押着50多名老年犯。他们不用到厂房工作,平时,他们就坐在宿舍里,听识字的狱友逐字逐句念狱报,内容都是些改造心得与歌颂党和国家的诗文。和其他监区相比,十四监区明显要冷清许多,这儿平时亲人电话与会见次数是全监狱最少的。约八成老年犯的亲属很少前来探视。

老年犯们。孙来由是他们中第一个无单位接收的老年犯。他们有他们的道理,在福利资源尚稀缺的情况下,为什么要将昂贵的医疗费和低保名额用在一个刑满释放人员身上?在监狱系统,老年犯的关押与改造问题一直备受关注,这个群体易被家人抛弃,易出现心理问题,自杀率高;他们出狱后的去处与出路,常常困扰着监狱警察。

生病或体弱的老年犯人一般被安排睡在下铺,以便被照顾。孙来由出狱入住福利院后,常常抱怨护工没有24小时伺候他。过了一星期,他才逐渐意识到,这儿的护工照顾他,并不是为了加分减刑,有时被惹恼了,他们会训斥他,这个“不知感恩的老混蛋”。像一团揉皱了的纸的孙来有见到回访监狱警时,立即展开双手:“政府,我想回监狱”。

老年犯人监区里设有专门的医疗室,医生是一名犯人,入狱前是某医院的专家。有人提出,这些对社会已无危害力的老人,在减刑、假释条件下是否能提早让他们回归社会?但更多人指出,问题的关键在于:一些人根本就不愿出狱,他们早已被监狱与时间体制化。在电影《肖申克救赎》中有一幕:年老的服刑犯释放以后,却选择自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时间和牢笼困死的,是对自由的渴望,以及人与生俱来的生命力。

新文化报129日报道 20091024日,出狱那天,孙来有歪斜在轮椅上,哆嗦得像片树叶,河南省第三监狱的狱警们捏着他的手指,在释放证上按下红色手印。按规矩,犯人出狱前得留头发、洗个澡、换下囚衣,以迎接新生活,而这名86岁的老囚犯憋出浑身气力,双手拽住袖口,阻止狱警为他换上新衣服。

很难想象,这个老人,偷过钱、扒过车,还强奸过未成年少女,半辈子五进五出监狱。方寸之地,孙来有度过了人生43年的光阴,终于在耄耋之年迎来了自由的日子。

然而他哭闹着不愿离开。没有人接他回家,准确地说,他无家可归。第三次入狱后,他的家人便与他断绝了关系,在河南省第三监狱的十三年里,没人来看望过他。

监区副监区长赵海伟根据他提供的家庭电话一个个地打,要么是空号,要么立刻挂断。在孙来有的卷宗里,惟一能找到的亲属笔录来自他的堂妹,“你们枪毙他算了,其他的也没啥要说的了。”

每次出狱,都无法适应时代

没人能完整叙述孙来有的过去,他自己讲话也已是含糊不清。

直到出狱前三个月,监狱方按例行联系孙来有的家人,翻阅卷宗,这位86岁老人的过往才被零碎地拼凑出来。

1923年,孙来有生于河南省漯河市,解放前参加过国民党青年军,官至排长。解放后,在漯河铁路局做行李房工人,1954年因偷了30块大洋被判入狱一年。档案显示,在押期间,孙来有因抗拒改造,被加刑两年。之后的三次犯罪,间隔都不超过三年,都是因为盗窃。

孙来有说,自己这辈子,一是被国民党害了,二是被30块大洋害了。第一次刑满释放,他还有家可回,第二次就找不到妻女了。他一度被堂妹收留,帮着卖猪肉,后来不知因何争吵被赶了出来,那是他最后一次见到家人。

1957年,第一次出狱时,孙来有已经快40岁了,没技术、没土地、没户籍、没“单位”。之后的每一次出狱,他都面对着一个剧变之后、他无法适应的新时代。

孙来有曾经想找事做,理论上,他也应该获得帮助。犯人刑满释放时,如与家人联系不上,监狱必须将其送到原户籍所在地民政局帮教办。但每一次,孙来有都被告知自个儿离开,自寻出路。而每一次,孙来有又会和号子里认识的朋友走到一起,他们教他怎么分工合作偷东西。但他在这方面的天分显然不高,被抓的缘由要么是偷抽油烟机,要么是偷百货用品。

惟一把“警官”喊成“政府”的犯人

1988年“严打”期间,孙来有偷了一包百货用品,被判入狱八年。1996年,第四次刑满释放的孙来有在漯河农村找到一份看瓜棚的活儿,对方不付工钱,只管吃住。在那个瓜棚里他强奸了一位未成年少女,愤怒的村民将他扭送到派出所。法院以奸淫幼女罪判其有期徒刑17年,那一年,他已经73岁。

孙来有在河南省第三监狱的档案显示,在这里的十三年里,他从来没犯过错,打扫厕所、照顾病号,小心谨慎得像个小学生。

监房里住16人,年老者统一安排睡下铺,每间房配备有独立的卫生间。这是孙来有住过最好的地方,狱外不多的自由时光,他睡过天桥、进过收容所,还住过瓜棚。

孙来有和他的狱友们不必出操、上教育课和到厂房做工。平时,他们就坐在宿舍里,听识字的狱友逐字逐句念狱报,内容都是些改造心得与歌颂党和国家的诗文。孙来有听着听着会经常睡着。惟一让他提神的活动是电视戏曲节目和监区组织的戏迷乐园,每逢有节目,他都会搬上小板凳,坐在前排,带头叫好。

记诵监狱规章也是老年犯每天的例行“作业”,记忆力不错的孙来有对此十分投入,并乐于在狱友面前展示“才艺”。这也是他最受尊重的时刻。

初中毕业的他已经对外部世界失去了感知,他不知道什么是“奥运”。他是监区里惟一一个把“警官”喊成“政府”的犯人。有狱警批评他,“几十年前的老叫法,还总改不过来,以后出去了你怎么适应?”孙来有立刻回答,“是,政府!

“政府,我想回监狱”

时光已然流逝,出狱的日期越来越近。监狱警官赵海伟每次将联系家人的最新进展告诉孙来有,都会引起他长时间的哭嚎。

此时,86岁的孙来有因年老体衰已瘫痪在床近三年。为了他的生活起居,监区给他配备了两名护理人员,负责他的服药、洗澡、洗衣和吃饭。饭食为监狱特供,包括一盒牛奶、一个鸡蛋或蛋花汤。监狱倾力保证老年犯思想的稳定及身体的健康,以防有人自杀或死亡。

监狱要求护理人员尽心尽力、照顾周到。护理人员的一举一动都在监区24小时监视屏上,这与他们的改造表现直接相关。腿脚还灵光时,孙来有干过这个差事。

在赵海伟记忆中,孙来有绝非首个不愿出狱的犯人,此前还有好几个老囚犯,回到家中受到子女的照顾远不如监狱,天天守在监狱大门,哭喊着要求回“家”。

孙来有也越来越不愿离开“家”,出狱前半年,他收到减刑裁定书时,甚至发了通脾气。

然而,无论如何,他必须按时出狱,“监狱毕竟不是福利院。”赵海伟说。2008年,司法部要求全国各监狱,将刑满释放人员交到亲人、村委会(居委会)、司法部门等手中,以降低重新犯罪率,稳定社会治安。此前,河南三监及全国其他监狱也启动过无缝对接,主要是上门说服心灰意冷的家人,及与当地司法、民政部门协调安置好刑满释放者。

对河南三监而言,这么多年,超过80岁且无住所、无亲人、无户籍、送不出去的人迄今只有孙来有一例。所有被监狱找上门的单位都拒绝接受孙来有,他们有他们的道理,在福利资源尚稀缺的情况下,为什么要将昂贵的医疗费和低保名额用在一个刑满释放人员身上?

最终,在一位直接能拍板的领导的支持下,漯河市敬老院答应接收孙来有,但希望低调进行,因为街头还有其他无家可归的老人,“如果他们上门质问凭什么能收留他,不收留我,我们无言以对”。

被强行送到敬老院后最初的几天,孙来有脾气很大,常常抱怨护工没有全天24小时伺候他,要求换人,否则向“政府”告状。过了一星期,他才逐渐意识到,这儿的护工照顾他,并不是为了加分减刑,有时被惹恼了,他们会训斥他,这个“不知感恩的老混蛋”。

一个月后,赵海伟到漯河敬老院回访,蜷缩在床的一角,像一团揉皱了的纸的孙来有,立即展开双手,伸向赵,“政府,我想回监狱”。

赵海伟也感到困惑,监狱需要执行一项特殊的工作——将不愿出狱的人劝出监狱。这些天,他们又在忙着为一个73岁不愿离开的刑满释放者张罗出狱后的安身之地。赵海伟说,路过第三监狱因乌鲁木齐越狱事件而加固的围墙时,这个老囚犯嘴里不住喃喃,为什么会有人越狱……

200912月底,孙来有出狱两个月后,病逝于漯河敬老院。

他们已被监狱与时间体制化

十四监区是河南省第三监狱最特殊的一个监区。这儿关押着一群老年罪犯,施以有别于普通犯人的管理。监狱安装有可供老年犯上下楼的电梯,也便于运送餐车、护送病人、扶老年犯下楼晒太阳;监区配备有洗衣机、太阳能,方便年老体弱者洗衣服、洗澡。

目前,十四监区关押着50多名老年犯。他们也能看看电视,但频道仅限于央视135612等五个频道的节目,但监狱更注重让他们收看每晚的新闻联播。和其他监区相比,十四监区明显要冷清许多,这儿平时亲人电话与会见次数是全监狱最少的。副监狱长张玉周说,约八成老年犯的亲属很少前来探视。

在监狱系统,老年犯的关押与改造问题一直备受关注,这个群体易被家人抛弃,易出现心理问题,自杀率高;他们出狱后的去处与出路,常常困扰着监狱警察。有人提出,这些对社会已无危害力的老人,在减刑、假释条件下是否能提早让他们回归社会?但更多人指出,问题的关键在于如何安置他们的狱外生活,因为一些人根本就不愿出狱,他们早已被监狱与时间体制化。



(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网注明"出处:×××"(非BCB.CN)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2、在本网的新闻页面或BBS上进行跟帖或发表言论者,文责自负。
3、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同本网联系。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
  • 富士山

    富士山在日语中的意思是火山,它海拔3776米,面积为90.76平方公...

  • 藏布巴东瀑布群

    藏布巴东瀑布群实际为两个瀑布群。位于雅鲁藏布大峡谷西兴拉...

  • 北京白云观

    道教全真第一丛林——北京白云观位于北京西便门外,是道教全...

  • 齐云山

    齐云山位于黄山市西 33 公里处的休宁县境内,城西 15 公里,距...

  • 布达拉宫

    布达拉宫被称为世界屋脊明珠,它是拉萨乃至青藏高原的标志,...

  • 跃动的舞蹈--------宜宾燃面

    长江边长大的四川宜宾人 , 提到 " 四川燃面 " 四个字双眼立刻会...